1946韦德最新网站-北京西站器官转运事件涉事医生:惟愿绿色通道今后能更畅通些

“各位乘客好,我是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医生,这次是来转运器官回郑州的,我没有买到这趟车的车票,希望好心人能够帮我把器官带回郑州……”昨天下午,一次爱心捐献的供肺转运在北京和郑州两个城市间展开。在高铁票售罄、转运医生无法上车之际,有乘客愿意帮忙代送,有乘客自愿退票,总算是有惊无险,最终让供肺安全运达。

陈静瑜微博求助“我们4月30日得到消息,清华长庚医院有一位脑死亡患者愿意捐献器官。”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方泽民医生说,5月1日一早,他就赶往北京西站,准备接收供肺。考虑到疫情管控的复杂性,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肺移植团队委托中日友好医院陈静瑜肺移植团队胸外科实施手术获取供肺。上午11时30分左右,手术结束;12时25分,清华长庚医院的救护车将供肺运送到北京西站,交到了方医生手中。

“肺最佳的保存时间是6至8小时,时间长了,受体移植后可能会出现一系列并发症,患者的死亡率也会大大增加。”然而,方医生一上午都在刷购票信息,但较早的车次一直显示无票。“最早一趟有票的车次是在下午4点多,到郑州就得晚上8点了,那就太晚了!”方医生说。

方医生找到西站的工作人员沟通,但工作人员表示,疫情期间不允许上车补票,因此无法为他提供帮助。“我也觉得挺不可思议的,之前从没出现过这种情况。”方医生无奈地说,眼看着宝贵的供肺可能因无法转运而浪费,他感到万分焦急,只好将这一情况告知了陈静瑜院长,陈院长随即将求助信息发在了微博上。

当时,最早能到达郑州的列车是G805次,向车站求助无果,方医生只好到该车次的候车室寻求帮助。在大声讲述了自己的困境后,旅客肖影萍首先主动提出愿意将供肺带回。“当时我也没多想,就觉得反正我顺路,能帮忙挺好的。”在北京工作的肖女士正准备趁假期回家看看,候车时恰好遇到了这一幕,“我看他手里的箱子很专业,还查看了他的证件,也就放心了。”肖女士说。“我当时真是激动坏了,之前都快崩溃了。”方医生仔细叮嘱肖女士,到郑州后如何与医护人员对接,还把肖女士的联系方式告知了郑州的同事。

肖影萍与方泽民的合影

与此同时,陈静瑜院长的微博求助也得到回应。不少好心人都通过电话、短信方式跟方医生联系,还有人给陈院长私信白哦是自愿退票。“我上午一直在刷手机,都显示没有票,好心人给陈院长回复以后,我很快就刷出票了。”12时52分,方医生终于买到了回程的车票!

13时30分,方医生带着供肺登上了G805次列车,2小时25分后顺利抵达郑州。郑州东站开辟出绿色通道,急救车早早在站外等候,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供肺顺利转运至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19时左右,供肺成功植入受者体内,目前病人已返回ICU,正在接受进一步治疗。回想起这次的惊心之旅,方医生感叹说:“只希望人体捐献器官转运的绿色通道今后能更畅通些。”

(原标题为《 车票售罄捐献器官难上车,供肺转运路不畅,最终化险为夷》)